西汶藝術網

中華古籍全錄

漢語字典

書法字典

西汶藝術品

會員登錄 | 注冊
紐新優品
西汶藝術網:中國傳統文化與藝術

首頁

藝術資料

展覽展訊

畫廊藝館

歷史人物

品茶讀書

中國詩詞

我要提問

藝術圖片

中國黃歷

九歌之三·湘君①

[屈原人物]  [屈原詩詞]  [先秦]
君不行兮夷猶,②
蹇誰留兮中洲?③
美要眇兮宜修,④
沛吾乘兮桂舟。⑤
令沅湘兮無波,⑥
使江水兮安流。
望夫君兮未來,⑦
吹參差兮誰思?⑧

駕飛龍兮北征,⑨
邅吾道兮洞庭。⑩
薜荔柏兮蕙綢,⑾
蓀橈兮蘭旌。⑿
望涔陽兮極浦,⒀
橫大江兮揚靈。⒁
揚靈兮未極,⒂
女嬋媛兮為余太息。⒃
橫流涕兮潺湲,⒄
隱思君兮陫側。⒅

桂櫂兮蘭枻,(19)
斲冰兮積雪。(20)
采薜荔兮水中,
搴芙蓉兮木末。(21)
心不同兮媒勞,(22)
恩不甚兮輕絕。(23)
石瀨兮淺淺,(24)
飛龍兮翩翩。(25)
交不忠兮怨長,(26)
期不信兮告余以不閑。(27)

鼂騁騖兮江皋,(28)
夕弭節兮北渚。(29)
鳥次兮屋上,(30)
水周兮堂下。(31)
捐余玦兮江中,(32)
遺余佩兮醴浦。(33)
采芳洲兮杜若,(34)
將以遺兮下女。(35)
時不可兮再得,
聊逍遙兮容與。(36)
①湘君:湘水之神,男性。一說即巡視南方時死于蒼梧的舜。
②君:指湘君。夷猶:遲疑不決。
③蹇(jian3簡):發語詞。洲:水中陸地。
④要眇(miao3秒):美好的樣子。宜修:恰到好處的修飾。
⑤沛:水大而急。桂舟:桂木制成的船。
⑥沅湘:沅水和湘水,都在湖南。無波:不起波浪。
⑦夫:語助詞。
⑧參差:高低錯落不齊,此指排簫,相傳為舜所造。
⑨飛龍:雕有龍形的船只。北征:北行。
⑩邅(zhan1沾):轉變。洞庭:洞庭湖。
⑾薜荔:蔓生香草。柏(bo2伯):通“箔”,簾子。蕙:香草名。綢:帷帳。
⑿蓀:香草,即石菖蒲。橈(rao2饒):短槳。蘭:蘭草:旌:旗桿頂上的飾物。
⒀涔(cen2岑)陽:在涔水北岸,洞庭湖西北。極浦:遙遠的水邊。
⒁橫:橫渡。揚靈:顯揚精誠。一說即揚舲,揚帆前進。
⒂極:至,到達。
⒂女:侍女。嬋媛:眷念多情的樣子。
⒃橫:橫溢。潺湲(yuan2援):緩慢流動的樣子。
⒅陫(pei2培)側:即“悱惻”,內心悲痛的樣子。
(19)櫂(zhao4棹):同“棹”,長槳。枻(yi4弈):短槳。
(20)斲(zhuo2琢):砍。
(21)搴(qian1千):拔取。芙蓉:荷花。木末:樹梢。
(22)媒:媒人。勞:徒勞。
(23)甚:深厚。輕絕:輕易斷絕。
(24)石瀨:石上急流。淺(jian1間)淺:水流湍急的樣子。
(25)翩翩:輕盈快疾的樣子。
(26)交:交往。
(27)期:相約。不閑:沒有空閑。
(28)鼂(zhao1招):同“朝”,早晨。騁騖(wu4務):急行。皋:水旁高地。
(29)弭(mi3米):停止。節:策,馬鞭。渚:水邊。
(30)次:止息。(31)周:周流。
(32)捐:拋棄。玦(jue1決):環形玉佩。
(33)遺(yi2儀):留下。佩:佩飾。醴(li3里):澧水,在湖南,流入洞庭湖。
(34)芳洲:水中的芳草地。杜若:香草名。
(35)遺(wei4味):贈予。下女:指身邊侍女。
(36)聊:暫且。容與:舒緩放松的樣子。

【譯文】
湘君啊你猶豫不走。
因誰停留在水中的沙洲?
為你打扮好美麗的容顏,
我在急流中駕起桂舟。
下令沅湘風平浪靜,
還讓江水緩緩而流。
盼望你來你卻沒來,
吹起排簫為誰思情悠悠?

駕起龍船向北遠行,
轉道去了優美的洞庭。
用薜荔作簾蕙草作帳,
用香蓀為槳木蘭為旌。
眺望涔陽遙遠的水邊,
大江也擋不住飛揚的心靈。
飛揚的心靈無處安止,
多情的侍女為我發出嘆聲。
眼淚縱橫滾滾而下,
想起你啊悱惻傷神。

玉桂制長槳木蘭作短楫,
劃開水波似鑿冰堆雪。
想在水中把薜荔摘取,
想在樹梢把荷花采擷。
兩心不相同空勞媒人,
相愛不深感情便容易斷絕。
清水在石灘上湍急地流淌,
龍船掠過水面輕盈迅捷。
不忠誠的交往使怨恨深長,
不守信卻對我說沒空赴約。

早晨在江邊匆匆趕路,
傍晚把車停靠在北岸。
鳥兒棲息在屋檐之上,
水兒回旋在華堂之前。
把我的玉環拋向江中,
把我的佩飾留在澧水畔。
在流芳的沙洲采來杜若,
想把它送給陪侍的女伴。
流失的時光不能再得,
暫且放慢腳步逍遙盤桓。
在屈原根據楚地民間祭神曲創作的《九歌》中,《湘君》和《湘夫人》是兩首最富生活情趣和浪漫色彩的作品。人們在欣賞和贊嘆它們獨特的南國風情和動人的藝術魅力時,卻對湘君和湘夫人的實際身份迷惑不解,進行了長時間的探討、爭論。

從有關的先秦古籍來看,盡管《楚辭》的《遠游》篇中提到“二女”和“湘靈”,《山海經·中山經》中說“洞庭之山……帝之二女居之,是常游于江淵”,但都沒有像后來的注釋把湘君指為南巡道死的舜、把湘夫人說成追趕他而溺死湘水的二妃娥皇和女英的跡象。最初把兩者結合在一起的是《史記·秦始皇本紀》。書中記載秦始皇巡游至湘山(即今洞庭湖君山)時,“上問博士曰:‘湘君何神?’博士對曰:‘聞之,堯女,舜之妻,而葬此。’”后來劉向的《列女傳》也說舜“二妃死于江、湘之間,俗謂之湘君”。這就明確指出湘君就是舜的兩個妃子,但未涉及湘夫人。到了東漢王逸為《楚辭》作注時,鑒于二妃是女性,只適合于湘夫人,于是便把湘君另指為“湘水之神”。對于這種解釋。唐代韓愈并不滿意,他在《黃陵廟碑》中認為湘君是娥皇,因為是正妃故得稱“君”;女英是次妃,因稱“夫人”。以后宋代洪興祖《楚辭補注》、朱熹《楚辭集注》皆從其說。這一說法的優點在于把湘君和湘夫人分屬兩人,雖避免了以湘夫人兼指二妃的麻煩,但仍沒有解決兩人的性別差異,從而為詮釋作品中顯而易見的男女相戀之情留下了困難。有鑒于此,明末清初的王夫之在《楚辭通釋》中采取了比較通脫的說法,即把湘君說成是湘水之神,把湘夫人說成是他的配偶,而不再拘泥于按舜與二妃的傳說一一指實。應該說這樣的理解,比較符合作品的實際,因而也比較可取。

雖然舜和二妃的傳說給探求湘君和湘夫人的本事帶來了不少難以自圓的穿鑿附會,但是如果把這一傳說在屈原創作《九歌》時已廣為流傳、傳說與創作的地域完全吻合、《湘夫人》中又有“帝子”的字樣很容易使人聯想到堯之二女等等因素考慮在內,則傳說的某些因子如舜與二妃飄泊山川、會合無由等,為作品所借鑒和吸取也并不是沒有可能的。因此既注意到傳說對作品可能產生的影響,又不拘泥于傳說的具體人事,應該成為我們理解和欣賞這兩篇作品的基點。

由此出發,不難看出作為祭神歌曲,《湘君》和《湘夫人》是一個前后相連的整體,甚至可以看作同一樂章的兩個部分。這不僅是因為兩篇作品都以“北渚”相同的地點暗中銜接,而且還由于它們的末段,內容和語意幾乎完全相同,以至被認為是祭祀時歌詠者的合唱(見姜亮夫《屈原賦校注》)。

這首《湘君》由女神的扮演者演唱,表達了因男神未能如約前來而產生的失望、懷疑、哀傷、埋怨的復雜感情。第一段寫美麗的湘夫人在作了一番精心的打扮后,乘著小船興致勃勃地來到與湘君約會的地點,可是卻不見湘君前來,于是在失望中抑郁地吹起了哀怨的排簫。首二句以問句出之,一上來就用心中的懷疑揭出愛而不見的事實,為整首歌的抒情作了明確的鋪墊。以下二句說為了這次約會,她曾進行了認真的準備,把本已姣好的姿容修飾得恰到好處,然后才駕舟而來。這說明她十分看重這個見面的機會,內心對湘君充滿了愛戀。正是在這種心理的支配下,她甚至虔誠地祈禱沅湘的江水風平浪靜,能使湘君順利赴約。然而久望之下,仍不見他到來,便只能吹起聲聲幽咽的排簫,來傾吐對湘君的無限思念。這一段的描述,讓人看到了一幅望斷秋水的佳人圖。

第二段接寫湘君久等不至,湘夫人便駕著輕舟向北往洞庭湖去尋找,忙碌地奔波在湖中江岸,結果依然不見湘君的蹤影。作品在這里把對湘夫人四出尋找的行程和她的內心感受緊密地結合在一起。你看她先是駕著龍舟北出湘浦,轉道洞庭,這時她顯然對找到湘君滿懷希望;可是除了眼前浩渺的湖水和裝飾精美的小船外,一無所見;她失望之余仍不甘心,于是放眼遠眺涔陽,企盼能捕捉到湘君的行蹤;然而這一切都毫無結果,她的心靈便再次橫越大江,遍尋沅湘一帶的廣大水域,最終還是沒有找到。如此深情的企盼和如此執著的追求,使得身邊的侍女也為她嘆息起來。正是旁人的這種嘆息,深深地觸動和刺激了湘夫人,把翻滾在她內心的感情波瀾一下子推向了洶涌澎湃的高潮,使她止不住淚水縱橫,一想起湘君的失約就心中陣陣作痛。

第三段主要是失望至極的怨恨之情的直接宣泄。首二句寫湘夫人經多方努力不見湘君之后,仍漫無目的地泛舟水中,那如劃開冰雪的船槳雖然還在擺動,但給人的感覺只是她行動的遲緩沉重和機械重復。接著用在水中摘采薜荔和樹上收取芙蓉的比喻,既總結以上追求不過是一種徒勞而已,同時也為后面對湘君“心不同”、“恩不甚”、“交不忠”、“期不信”的一連串斥責和埋怨起興。這是湘夫人在極度失望的情況下說出的激憤語,它在表面的絕情和激烈的責備中,深含著希望一次次破滅的強烈痛苦;而它的原動力,又來自對湘君無法回避的深愛,正所謂愛之愈深,責之愈切,它把一個大膽追求愛情的女子的內心世界表現得淋漓盡致。

第四段可分二層。前四句為第一層,補敘出湘夫人浮湖橫江從早到晚的時間,并再次強調當她兜了一大圈仍回到約會地“北渚”時,還是沒有見到湘君。從“捐余玦”至末為第二層,也是整首樂曲的卒章。把玉環拋入江中。把佩飾留在岸邊,是湘夫人在過激情緒支配下做出的過激行動。以常理推測,這玉環和佩飾當是湘君給她的定情之物。現在他既然不念前情,一再失約,那么這些代表愛慕和忠貞的信物又留著何用,不如把它們拋棄算了。這一舉動,也是上述四個“不”字的必然結果。讀到這里,人們同情惋惜之余,還不免多有遺憾。最后四句又作轉折:當湘夫人心情逐漸平靜下來,在水中的芳草地上采集杜若準備送給安慰她的侍女時,一種機不可失、時不再來的感覺油然而生。于是她決定“風物長宜放眼量”,從長計議,松弛一下繃緊的心弦,慢慢等待。這樣的結尾使整個故事和全首歌曲都余音裊裊,并與篇首的疑問遙相呼應,同樣給人留下了想像的懸念。
阿放 2009/12/2 17:53:21
更多
  • 屈原 的其他詩詞  [更多]
  • 逢尤悲兮愁,哀兮憂,天生我兮當闇時,被諑譖兮虛獲尤。心煩忄貴兮意無聊,嚴載駕兮出戲游。周八極兮歷九州,求軒轅兮索重華。世既卓兮遠眇眇,握佩玖兮中路躇。羨咎繇兮建典謨,懿風后兮受瑞圖。愍余命兮遭六極,委 …
  • 惜誦惜誦以致愍兮,發憤以抒情。所作忠而言之兮,指蒼天以為正。令五帝以折中兮,戒六神與鄉服。俾山川以備御兮,命咎繇使聽直。竭忠誠以事君兮,反離群而贅尤。忘儇媚以背眾兮,待明君其知之。言與行其可跡兮,情與 …
  • 朕幼清以廉潔兮,身服義而未沬。主此盛德兮,牽於俗而蕪穢。上無所考此盛德兮,長離殃而愁苦。帝告巫陽曰:“有人在下,我欲輔之。魂魂離散,汝筮予之。”巫陽對曰:“掌夢上帝其難從。若必筮予之,恐後之謝,不能復 …
  • 匡機極運兮不中,來將屈兮困窮?余深愍兮慘怛,原一列兮無從。乘日月兮上征,顧游心兮鄗酆。彌覽兮九隅,彷徨兮蘭宮。芷閭兮藥房,奮搖兮眾芳。菌閣兮蕙樓,觀道兮從橫。寶金兮委積,美玉兮盈堂。桂水兮潺湲,揚流兮 …
  • 帝高陽之苗裔兮,⑴朕皇考曰伯庸。⑵攝提貞于孟陬兮,⑶惟庚寅吾以降。皇覽揆余初度兮,⑷肇錫余以嘉名。⑸名余曰正則兮,字余曰靈均。(5)紛吾既有此內美兮,⑹又重之以脩能。⑺扈江離與辟芷兮, …
  • 逢紛伊伯庸之末胄兮,諒皇直之屈原。云余肇祖于高陽兮,惟楚懷之嬋連。原生受命于貞節兮,鴻永路有嘉名。齊名字於天地兮,并光明於列星。吸精粹而吐氛濁兮,橫邪世而不取容。行叩誠而不阿兮,遂見排而逢讒。后聽虛而 …
  • 屈原既放,游於江潭,行吟澤畔,顏色憔悴,形容枯槁。漁父見而問之曰:“子非三閭大夫與?何故至於斯!”屈原曰:“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是以見放!”漁父曰:“圣人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世人皆濁 …
  • 初放平生於國兮,長於原野。言語訥譅兮,又無彊輔。淺智褊能兮,聞見又寡。數言便事兮,見怨門下。王不察其長利兮,卒見棄乎原野。伏念思過兮,無可改者。群眾成朋兮,上浸以惑。巧佞在前兮,賢者滅息。堯、舜圣已沒 …
  • 悲時俗之迫厄兮,原輕舉而遠游。質菲薄而無因兮,焉讬乘而上浮?遭沉濁而汙穢兮,獨郁結其誰語!夜耿耿而不寐兮,魂營營而至曙。惟天地之無窮兮,哀人生之長勤。往者余弗及兮,來者吾不聞。步徒倚而遙思兮,怊惝怳而 …
  • 惜余年老而日衰兮,歲忽忽而不反。登蒼天而高舉兮,歷眾山而日遠。觀江河之紆曲兮,離四海之霑濡。攀北極而一息兮,吸沆瀣以充虛。飛硃鳥使先驅兮,駕太一之象輿。蒼龍蚴虬於左驂兮,白虎騁而為右騑。建日月以為蓋兮 …
紐新優品
河北20选5最新开奖今天